当前位置: > 网罗天下 > 社会万象 > 正文社会万象

海南举报自己拿回扣医生称遭院长停职威胁 愿退回扣

发布时间:2019-05-22 16:3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浏览: 在线投稿

  对话|海南举报自己拿回扣医生:称遭院长停职威胁,愿退回扣

  开一支药能拿多少回扣?日前,海南省万宁市一位医生自揭黑幕,当地卫生监管部门介入调查。

海南举报自己拿回扣医生称遭院长停职威胁 愿退回扣

华生提供的举报信 本文图均为 海南特区报 图

  5月22日,澎湃新闻(www.theapaper.cn)对话海南省万宁市和乐中心卫生院当事医生华生(化名)。

  华生告诉澎湃新闻,自2014年他到该院工作,就发现有拿回扣现象,“(自己)每个月一两千元(回扣)。”他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和奖金等薪酬6000到6500元。除他之外,有十多位同事也拿回扣。他认为,医院领导对此知情。

  华生向澎湃新闻表示,自己压力很大,一方面他面对的是同事,另一方面还有来自上级领导的压力。5月21日下午,唐院长在医院召开会议,“他要停我的工,停我的处方权。”

  但21日晚,万宁市卫健委对外通报称,为了便于开展调查,决定对和乐中心卫生院院长唐某某、药房负责人李某某作出停职审查处理。

  华生表示,有同事一个月的“业务量”在10万元,根据10%-15%的回扣比例,同事一个月能拿约1.5万元的回扣。

  对于举报的动机,华生称是为了“净化医院内的行医环境,给社会一个应有的公道”。他说自己思想上的发生了转变,愿意配合调查,包括退回自己拿的回扣。

海南举报自己拿回扣医生称遭院长停职威胁 愿退回扣

华生提供的“清单”

  澎湃新闻22日就华生所述情况分别致电涉事医院唐姓院长和谢姓副院长求证。但前者电话一直未予接通,后者在记者表明来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对话“举报者”】

  “从2014年开始拿回扣”

  澎湃新闻: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开药拿回扣现象?

  华生: 大概是2014年五六月份的时候到医院工作,知道有这个吃回扣现象,便参与其中。

  澎湃新闻: 大概有多少人参与其中?

  华生 :医院只要是有开药的都有参与。

  澎湃新闻: 你在举报材料中说“为了净化医院内的行医环境,给社会一个应有的公道”之类的话,这是你举报初衷吗?

  华生: 对,因为这个东西,一边是工作同事,一边是院长,我作为一个职工受到的压力,那是可想而知的。卫健委还没有作出处理之前,昨天(21日)下午,我们医院就开会,院长称要停我的工,调我的岗,停我的处方权。

  澎湃新闻: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回扣的?

  华生: 也是从2014年来了之后就参与了。

  澎湃新闻: 什么时候不拿回扣的?

  华生: 到现在都拿,大概拿1000-2000元之间,一个月业务量大概是1-2万之间,总数算不出,时间太久。

  澎湃新闻: 你现在被停职了吗?

  华生: 我没有被停职。昨天晚上卫健委连夜召开党组会议,也跟省里有关单位、市委领导沟通以后,做出处理,让院长停职。

  澎湃新闻: 你也是住院部的医生吗?

  华生: 门诊也看,住院部为主。

  澎湃新闻: 这批拿回扣的医生是住院部还是门诊的人?

  华生: 门诊的人,这里所有的医生都看门诊。

  澎湃新闻: 举报信里边写到有同事一个月10万拿了1.5万回扣,拿了10%到15%的回扣,这种现象多吗?

  华生: 差不多有两个医生。

  澎湃新闻: 大部分参与其中的医生一个月能拿多少回扣?

  华生: 电脑上面有记录,要看他(医生)的业务量(注:即给病人的开药量)。你要是业务量有8万元的话,也有8000元。

  澎湃新闻: 每个月拿回扣过程能说一下吗?

  华生: 你开的药肯定要经过药房,药房根据你开的这个药,多少量,多少钱,回扣多少,他就把药单送到药商那里。药商根据你开的量,算出回扣清单,给药房负责人。药房负责人把钱转给医生。通过写有名字的信封,用现金形式。

  “全院有十多个医生拿回扣”

  澎湃新闻: 医院负责人曾对媒体称,药都是通过网上采购,搞“两票制”,说是要求门诊部医生给患者开药不超过三天,这些都是为了抑制过度治疗,你怎么看?

  华生: 他在会上也没有具体讲这些问题,我也不太清楚。

  澎湃新闻: 举报信里写到,院长和医院的几位领导知情,但院长向媒体否认他知情,为什么?

  华生: 他这个肯定是隐瞒,肯定是否认的,这个东西是有证据讲话的。通过调查来取证,是不是?

  澎湃新闻: 你手头有他们知情的证据吗?

  华生: 是这样的,要是调查因为吃回扣产生的利益纠纷一事,有副院长作证。这个副院长也是跟我说,明确知道这种事,要调查他也愿意作证。

  澎湃新闻: 你认为他们知道有这种事,但有没有参与其中?

  华生: 他们知道,但就是说,有业务的院领导是有参与到这种情况,没有业务的院领导就没有。

  澎湃新闻: 医院能拿回扣的医生,大概有多少人?

  华生: 十几个到二十个之间,(可能)十七八个这样。

  澎湃新闻: 举报之后有没有想过后果?有过担忧吗?

  华生: 想过。这个事肯定得罪人,院长一定是要得罪他的。说实在话,没有勇气,没有胆量的话,那就没有(举报)。

  愿意退回所拿“回扣”

  澎湃新闻: 有没有想过,你确实也拿了快五年多的回扣了,举报之后,怎么处理这部分钱?

  华生: 调查该上交多少,就上交多少,反正到时候由上面定吧,肯定是要做出这样的处理。你说我不拿,但是这个东西是人家给我的,又不是我自己索要的。我现在有思想上的转变。再一个就是说,这个东西要得罪人,人心都是肉长的,时间长了内心也挺纠结。

  澎湃新闻: 卫健委和医院方面有没有联系过你,说这些事?

  华生: 昨天早上媒体报道后,下午当地卫健委的人来找我问询,今天(22日)早上,卫健委派出的调查组又来医院调查,再次找我谈话。

  澎湃新闻: 你是4月份给纪委监委举报的?

  华生: 3月25日。当时给万宁市纪委监委下设的信访处,两个星期后他们转给领导批示。

  澎湃新闻: 举报后有关部门回复过吗?

  华生: 暂时没有。举报后,4月23日左右,我从纪委监委打电话,一直打到卫健委那里。

  澎湃新闻: 压力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