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罗天下 > 河南城事 > 正文河南城事

睢县推进乡村振兴 让乡村的夜晚更加明亮

发布时间:2019-05-23 08:5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浏览: 在线投稿

夜晚,白庙乡土楼村村民在村文化广场跳起欢快的广场舞。
夜晚,白庙乡土楼村村民在村文化广场跳起欢快的广场舞。

白庙乡土楼村村民在画室里作画。
白庙乡土楼村村民在画室里作画。

尚屯镇梁庄村法制宣传胡同
尚屯镇梁庄村法制宣传胡同

周堂镇乔寨村正在兴建的文化“三馆”
周堂镇乔寨村正在兴建的文化“三馆”

带队到睢县采访前,我对声名鹊起的土楼村早有耳闻。如果说,近些年随着脱贫攻坚接续乡村振兴的推进,很多乡村尤其是贫困村的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已经不是新闻。那么,乡村的夜晚怎么样?夜宿土楼,蹲点体验,成为我们乡村振兴采访组的集体期待。

初夏时节,万木葱茏。5月15日,迎着朝阳,我们从睢县县城出发,赶赴白庙乡土楼,中途顺便看了两个村——尚屯镇梁庄和周堂镇乔寨。

一进梁庄,新风扑面。村头文化广场,集村党群服务中心、村史馆、文化大舞台、孝道文化长廊、绿地小公园于一体,布局精巧,堪称一景;村间漫步,只见水泥硬化路通往各家各户,大街小巷整洁有序、路灯林立,绕村路旁绿树成荫、鲜花盛开,普法示范街两侧的墙画通俗形象。在家照看孙子的郭文花老人喜不自禁:“俺做梦也没想到会这么好!”

在78岁老支书梁景治的农家小院,我们与老支书、现任村支书及最高人民法院派驻梁庄村第一书记等围坐畅谈——

老支书梁景治依稀记得,解放战争中梁庄作为睢杞战役我解放军的集结地,全村老少奋勇支前。新中国成立后的梁庄村,尤其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生产队长到大队党支部书记,靠“拼黑脊梁拼出来”的梁景治,曾把梁庄带成全国农业典型,带成“豫东一枝花”。

改革开放后,梁庄没有跟上时代的节奏,尤其是从2004年开始,村里连续十年党支部书记空缺,“一枝花”蔫了,各项工作一度在全镇垫底。组织弱则乡村衰,2014年梁庄成了重点贫困村。

新时代脱贫攻坚战打响了!

有30多年党龄、退伍军人出身的梁纪臣接到家乡党组织的召唤,放弃在外打工,顺利当选村党支部书记。2015年睢县环保局派驻帮扶工作队入村,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为梁庄派来了正处级驻村第一书记郑汝军。

在党的精准扶贫政策支持下,梁庄干群向贫穷落后展开一场又一场的较量,赢得一场接一场的胜利:贫困户“两不愁三保障”解决了,村里村外的道路硬化了,村容村貌因“三清六改”焕然一新,扶贫车间、设施农业等产业发展纷纷上马,“以法治村、以德治村、村民自治”深入人心……

组织强则乡村强。2018年,梁庄相继被评为商丘市文明村、河南省生态村。昔日的“豫东一枝花”重放光彩。

与梁庄一样,乔寨已经在2018年年底通过验收整体脱贫。村口道路正在施工。睢县审计局派驻乔寨村第一书记齐素静介绍说:“这次路面由3米扩到6米,是为村里规划建设的历史文化乡村游而做的,脱贫路要变成振兴路。”

聆听过村里92岁离休老教师乔清渭的“补课”,我们参观了乔寨村东头的三处“宝贝”:一是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1977年在此确定的“龙山文化乔寨遗址”,被列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二是春秋战国时期齐桓公与诸侯国君“尊王攘夷”的首止会盟在这里的遗址;三是元末明初时期的睢县籍高官孙德谦、孙孟斌父子“双冢寺”在这里有遗存。据此,乔寨聘请专业人员已经规划了村史馆、陶艺馆、龙山文创馆,他们要在乡村文化振兴上寻求突破……

沉浸在梁庄、乔寨的讲述中,不知不觉一个白天过去。赶着夕阳,我们向更期待的白庙乡土楼进发。

傍晚时分赶到土楼,村里早已安排好了住处,我与摄影记者傅青住在村中心一个农家的东屋。几十年的老院子干净利落,院子正中一棵碗口粗的核桃树枝繁叶茂。回家的感觉,满满的乡愁,奔波一天的疲倦顿时烟消云散。

街灯亮了,夜风凉爽。村文化广场上,几十位土楼村的大娘、大婶、大嫂子、小媳妇,正跟着欢快的节奏跳广场舞,边上一些老爷们边围观边不自觉地摇摆,还有在人群里追逐嬉戏的小孩子。

广场往北,穿过一片彩灯闪烁的杂树林,我们来到晚餐地点,农家院门口挂着霓虹灯牌子:春华秋实地锅炖。

一进小院,特有的农家地锅炖鸡味道香气扑鼻,有三口大铁锅蹲在干净的桌台上。据介绍,这饭店除了老板,只有两位村民每天每人50元工钱帮工,没有厨师。饭店就一道地锅炖鸡主菜,配菜和窝窝头、地锅饼、辣椒糊等都由村民们在家里做好收费配送。今年清明节期间,城里人蜂拥来到土楼村,这小院的三口大铁锅累计给主人创造收入超过2万元。

晚餐结束后,广场西侧的一处院落传来悠扬的歌声。近观,竟是农家院落与西洋装饰结合的酒吧,取名“喜洋洋乡村音乐酒吧”。迷离的灯光下,几个年轻人正在里面喝酒、聊天、唱歌。

饭桌上没有聊过瘾的书法家朱永章,跟着走进我们所住的院落。朱永章原在商丘一机关单位工作,是中国书协会员。去年4月,听说土楼村要打造书画艺术村落,他第一个报名,办起了“惠济斋”书法工作室,在这里养病兼创作已经一年多。

土楼的夜晚咋就这么亮?坐在那棵核桃树下,朱永章解开了我心头好多疑问。

整体告别贫困的土楼村一年时间有如此变化,负责联系这个村的睢县政协副主席、县工商联主席冯新芳起到了关键推动作用。去年4月28日,冯新芳自费从洛阳请来农民工笔画的老师,租用村里一处闲置两层楼的院落,挂上“土楼文化扶贫大院”的牌子,动员全村男女老少来学工笔画。

村里很多人常年外出务工扎根外地,土楼村闲置着不少老院子。冯新芳与村里商议,每处院落每年1000元对外出租,招引城里的书画艺术家,汇聚人气,打造书画艺术村,带动相关产业发展,为土楼乡村振兴探路。

面对乡亲们起初的“搞不懂”,企业家出身的冯新芳动用广泛的人脉关系,并无偿出资,千方百计筹划,用看得见的事实启发群众。如今村里闲置的老院子已经出租30多处,其中开张的书画及艺术衍生品工作室已有6家,几家特色饭店和音乐酒吧节假日客源爆满,两家民宿也正在装修中。我们住的小院就是商丘一位画家承租改造的工作室。

突然听到久违的鸡叫,半夜三更的小院夜话宣告结束,洗洗睡了。

又是鸡鸣,还有“咕咕咕”的布谷鸟叫,我们从睡梦中醒来,在土楼村迎来5月16日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