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罗天下 > 河南城事 > 正文河南城事

牵手日月湖的商丘日月河 守护美好家园

发布时间:2019-05-24 09:3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浏览: 在线投稿

牵手日月湖的商丘日月河 守护美好家园

在豫东大平原,放眼数百里不见一座山,以至于每每登上一个土丘,都会涌现出一种望远的自豪感。都说山水相依,其实没有山,也未必缺少水。

几年来,我几乎走遍了商丘的所有河,我突然惊诧于流经商丘市区的这些河流了!

蔡河,许多老商丘人早几年都不知道的一条小河。它发源于运河商丘市区商都广场西二百米,在市区这一段,大约有十五华里,早几年它几乎被垃圾堆平了。经过最近几年的治理,如今虽然窄小,但毕竟是清澈了。出了市区昂首向南,它越发宽大敞亮,一路上又接纳了几条小河,待在涡阳县城北关大摇大摆的汇入涡河时,它俨然已经成为涡河一位最富有的客人。包河宁陈闸北三百米河东,有一个小河口,市区部分叫做东运河,虞城境内称它为响河,到了夏邑、永城段,它就是大名鼎鼎的沱河了!沱河是淮河的一条重要支流,如今正在大力整治,马上就可以通航,到那时,从商丘坐船就可以直达淮河。

古宋河,它发源于民权县城关镇断堤头村一个水坑里。流经民权、宁陵、商丘市西郊,在古城南湖歇息一会儿打了一个结,一路欢歌向南,最后在亳州汇入涡河。沿河许多美酒如林河酒、宋河酒、古井贡酒,都取自于古宋河水。

包河,是流经商丘市区最大的一条河,它的源头又在哪里呢?为此我曾经沿河北上寻觅,来到梁园区孙福集乡张祠堂村一棵老槐树跟前,终于走到了包河的尽头。包河不仅养育了运河、沱河、蔡河,在商丘市区北郊,还滋生出很多沟沟叉叉。如康林河、忠民河、万堤河的水都取自于包河。

前几天我去虞城县乔集乡采风,听乡党委书记说,乡政府旁边的那条小水沟,竟然就是洪河的源水。

具不完全统计,豫东大平原上自西向东:通惠渠、申家沟、宁陵西沙河、古宋河、包河、商丘东沙河、沱河、浍河、洪河,蒋河皆起源于商丘。

商丘本无山,为何却是许多条河流最初的出处?

多少年来,故道水从不曾干涸过,黄河故道地势又高,它好像是一个大水包,通过一条条细密的水道,日里夜里,把故道水咕咕不停的输送向远方。是谁开挖的这些河?一如京杭大运河起始于隋炀帝,这个问题现在我还无法一一作答。但我知道康林河、忠民河、万堤河过去分别叫做康林沟、忠民沟、万堤沟,都是大集体时代在共产党领导下开挖的灌溉渠。如今它们不仅仍然具有抗旱排涝功能,而且还成为一条条造福于商丘人民的景观河。

我还听说包河是宋朝一位姓包的知府为了方便救济灾民而开挖的一条运粮河。

开渠挖河,行在当下,利在千秋,着实是一方之幸事。

黄河故道的水,通过包河流入万堤河,再汇入商周永大运河,经小蔡河,源源不断的注入日月湖。而日月湖的水必须再流出去,否则,一个死湖天长日久水质必然变坏。而新近开挖的日月河,正好承载着这个功能。

日月河北起日月湖东岸,向东穿过睢阳大道,沿着睢阳大道东线一路南行3.6公里,再左转向东3.6公里,几乎是和连霍高速公路平行,最终在开发区师庄南地汇入包河。日月河的水源本取自于包河,最后又流入包河。日月河沿线景观宽窄不一,最宽处河道连同两岸的绿化带有500多米,最窄处也有300多米。

听项目部的工程技术人员介绍,整个日月河公园总占地面积4600亩,其中园林绿化面积3000亩,河道水系面积1600亩,共投资约6.7亿元。日月河河道全长7.2公里,与日月湖景区形成了长达9公里的城市生态廊道。园林绿化包括8万余棵银杏、桂花、女贞等乔灌木栽植。1600亩的月季、常夏石竹、石楠等绿篱地被栽植。建有56个小广场、16座公厕及配房建设。有长8公里的游园健身步道、长13公里的滨河路等。

日月河以东西向河道为景观轴线,自西向东依次划分为“太阳之光、月亮之光、星辰之光、青春之光”四大景观主题区域,涵盖了日晕流转、光影长廊、阳光剧场、火树银花、月相万千、水月镜天、月影相伴、星河熠熠、星光小径、创意绿谷、青春舞台、活力风车十二大景观节点,整体形成“一轴四区十二景”的景观结构。

日月河在建设中充分融入海绵城市、湿地净化、运动健身的新理念,形成了集退水调水、农田灌溉、防洪抗洪、观光旅游为一体的重要生态水利工程和复合型城市公园景观走廊。

日月河自2018年春季开工,计划两年建成。一年多来,它的每一铲土,每一棵树,每一片草,都牵动着我的心弦。从拉起河道标线那一刻开始,我一次次的沿河寻觅,几多见证,几多感慨,几多记忆,都一一镌刻在我的心底。

记得还是在日月河刚刚开挖不久,我踏着泥泞,来到南郊沿河一个叫张河洼的村子。说是村子,因为挖河的需要,大部分住户都已经搬走了,只有零零星星的几户人家,还散落在河岸边。见一位老哥正在院子里伺候鸡鸭,我走上前去和他攀谈:大哥,您家为什么还没有搬走?搬走了,不舍得租房住,就暂时借住在亲戚家。住了多少年的老宅子,一下子离开,真是不习惯啊。前几天生病了,住几天医院,但抽个空还是想回来看看。

请问大哥,村子里有多少老年人,他们的情况又如何?大哥说还真不少,有的不乐意搬迁,有的是不适应新环境,许多人身体都出现点小毛病。虽然政府已经考虑得足够周到,但毕竟是穷家难舍啊!

那天离开大哥家,我一路思索:拆迁、挖河、引水、退水、灌溉、美化、建设。一任政府,必须有一任政府的作为;一个时代,应该有一个时代的担当。固守一个院落,厮守一个村镇,我们的事业还能够发展吗?没有拆迁,就没有一河碧水荡漾,繁花似锦;没有割舍,哪来一番千秋大业,安然天下。就在前天下午,我沿河察看,又碰见了这位大哥,他当时正在和乡亲们一起在河滩上栽草。他告诉我政府筹建的安置房马上就要分到手里了,位置就在日月河旁边,下楼就是花园,真是太美了!现在天天在河上干活,每天能挣百十元,待日月河完工后,还可以继续在河上干。卫生、绿化、旅游、安保,到时候河上需要的人手还多着呢!看他现在高兴的样子,我的心也和日月河里的清水一起,荡漾出一种由衷的幸福!

今年早春的一个上午,我把车子停在师庄桥北头,脚踏残雪,沿着正在紧张施工的日月河,一路向东走去。日月河与包河贯通了没有?在哪里贯通的?是如何贯通的?残雪消融,新土泛烟。就在日月河岸上,我和师庄村委会张主任相谈甚欢。他说过去师庄人进一趟城可难了。一条小土路40多里地,拉个架子车来回得走上一整天。真没有想到如今商丘市一下子就展现在了俺的眼皮子底下!工学院、医学院、市一高、市实小、市妇女儿童医院,还有高铁站,方特全都过来了。据说两河交汇处还要再建设一个水闸,届时把日月河里的水憋得满满的,他们师庄、路口集的老乡们上午划着船去游日月湖,下午再挥着桨回到包河里撒网,那小日子该有多好啊!

小日子该有多好啊!大商丘该有多好啊!赶上了这个新时代该有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