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罗天下 > 河南城事 > 正文河南城事

新郑20多亩露天垃圾场无人监管 现场蚊虫乱飞

发布时间:2019-05-25 15:5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浏览: 在线投稿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吕高见 摄影 张琮

新郑20多亩露天垃圾场无人监管 现场蚊虫乱飞

“几十亩垃圾堆成山,让人触目惊心,存在好几年竟然无人监管?”前几天,家住新郑市薛店镇包嶂山村有村民反映,他们居住的村南侧百米处,一个大的露天垃圾场,经常有车辆出入倾倒垃圾。现场蚊虫乱飞,恶臭难闻,严重影响日常生活。

记者实地走访调查发现,该处垃圾山绵延约1公里,高处有一人多高,之前竟然未盖防尘网。

村民反映:

昼夜倾倒垃圾,竟然没有人管

新郑20多亩露天垃圾场无人监管 现场蚊虫乱飞

5月24日上午10点多,大河报记者驱车来到了离郑州东南方向约50公里处,新郑市薛店镇包嶂山村。

在村民指引下,记者辗转找到了那片所举报的露天垃圾场。垃圾场位于包嶂山村原村子西侧一处低洼处,现村民居住的南侧约百余米处。

远远望去,大片的垃圾堆成小山包状,有几米高,高低不平,蜿蜒约1公里左右。垃圾顶部的部分塑料袋,白花花一片。

新郑20多亩露天垃圾场无人监管 现场蚊虫乱飞

走近垃圾堆,一股恶臭味迎面扑来。地上厚厚的尘土,走过去一溜烟儿。

记者注意到,露天垃圾场堆放的既有建筑垃圾,也有生活垃圾和其它垃圾,上面蚊虫“嗡嗡”乱飞。有的垃圾已经覆盖上了防尘网,但仍有一部分没有覆盖。而紧挨着垃圾堆就是耕地和林地。

据投诉人威豪(化名)介绍,几十亩的垃圾堆成山,近几年来,经常可以见到大卡车在此倾倒垃圾,不仅白天倒,晚上也有。现在越堆越多,好像一座座“山”一样拔地而起,竟然无人监管。

“最后忍无可忍,实在没办法,我们才拦着倒垃圾的车辆不让他们走。”威豪告诉记者,报警后,民警和薛店镇工作人员先后赶到了现场,后来,民警把驾驶员和车辆都暂时控制了起来。“倒垃圾的一共10辆车,截住了7辆,3辆给逃跑了。”

记者调查:

垃圾堆成山,村民生活受影响

新郑20多亩露天垃圾场无人监管 现场蚊虫乱飞

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在露天垃圾场北侧百米处,就是许多村民居住的地方。

4排搭建起来的简易房,临近中午,大家都在屋里忙碌准备午饭。

村民们称他们村子拆迁,这里是过渡房,有20多户在此居住,约3年时间了。每天吃饭、喝的水白乎乎的,一层厚厚的水垢。不仅如此,也有村民患了重病,他们怀疑和地下水有关,已经受到了污染。

有村民称,他们堵截倾倒垃圾的车辆后,镇政府才开始陆续把垃圾覆盖上防尘网,目前还没覆盖完。而之前一直裸露在外,每到刮风天气,垃圾漫天飞舞,到处都是。尤其是夏天都不敢出门,臭味太大了。

新郑20多亩露天垃圾场无人监管 现场蚊虫乱飞

村民们讲,不仅如此,还影响大家的农作物生长。

王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家农田紧挨着垃圾堆。今年种的花生,很多苗都被虫咬死了。没堆垃圾之前,从来都没出现过这种现象。其称,和她家同样情况的还有其他邻居,如今,也不知道找哪个部门进行维权。

“地下水有无受污染?”多名村民在受访时怨声载道,垃圾山的存在,大家生活受到严重影响,这一次一定要讨个说法。

记者现场采访时却遭遇到了戏剧性一幕,多名巡防队员在垃圾堆上覆盖防尘网时,问及哪个单位人员时,对方回应:“不知道,哪个单位我们也不说。”而他们乘坐和载防尘网的两辆面包车,均未悬挂车牌,前挡风玻璃上没有张贴任何年检标志。

薛店镇回应:

已覆盖防尘网,垃圾将填埋或运走

新郑20多亩露天垃圾场无人监管 现场蚊虫乱飞

那么,真如村民如言,垃圾山存在几年之久,村委会和镇政府是否知晓?他们有无进行监管?

当天上午11点多,记者赶到了包嶂山村村委会,一层一间屋子开着门却无人办公,而旁边会议室有3名男子,坐在椅子上正在谈事,记者表明来意后,对方表示,他们都不是村委会干部,只是过来办事的。随后一名男子,回到东侧办公室,记者质疑,不是村委会人员为何在这办公?那名男子回答:“过来办卡的。”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时卫召村主任,他解释称垃圾场存在10多年了,归薛店镇监管。同时他否认,村民饮用水肯定没受污染。

记者提出质疑,没有权威部门检测,怎么知道没污染?他回答因为是深井。

“没人举报,我们也不知道,有人举报才来了。”薛店镇一名负责大气污染的王(音)姓副镇长在受访时称,否认监管不力,并称该处垃圾场是之前镇政府租的一个垃圾填埋场,有20多亩,目前已经废弃了,平时不让往这里倒垃圾,都是车主偷倒的。有村民举报后,当天晚上抓到了车和驾驶员,现在派出所正在接受调查。“下一步给领导报告后,垃圾该填埋的填埋,该拉走的拉走。”

该镇大气办范主任告诉记者,不是不管,已经交到村里,他称此处比较偏,确实巡查不到,覆盖防尘网只是一时的,下步会处理好。

对于村里和大气办的回复,有村民坦言,现在双方都在推卸责任,互相“踢皮球”到底谁监管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