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罗天下 > 河南城事 > 正文河南城事

郑州“无儿无女”老夫妇想“以房养老”却遇难题

发布时间:2019-05-29 07:5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浏览: 在线投稿

郑州“无儿无女”老夫妇想“以房养老”却遇难题

75岁的J老太太和82岁的G老先生为养老犯愁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蔡君彦文许俊文摄影

“我们俩为这事儿犯愁好几年了,年纪越来越大,不能不想呀。”5月28日,75岁的J老太太和82岁的G老先生在郑州市紫荆山公园的条长椅上,对记者吐露心事。

这是对一生多劫的老夫妇。

他们曾有着体面的工作,如今两人每月退休金七八千元,无奈年迈体弱,儿子早年离世、女儿不知所踪的他们,晚年不得不面对“无儿无女”的悲凉。

老来何所依?为寻求依靠,他们曾考虑过找亲戚,并辗转多地,经历卖房、买房、卖房、买房、卖房、再买房的折腾,后来觉得别人靠不住。如今,名下一套夫妻共有的7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是他们晚年最踏实的依靠,可他们发现,想靠房来养老也没那么容易……

高楼内的郁闷:想办遗嘱登记因不会写字没办成

“有个事想请你帮忙问问,郑州目前有可以‘以房养老’的养老机构吗?”几天前,在郑州市一司法所工作的任女士给记者打来电话咨询,有两位老邻居年纪大了,郑州有房,有退休金,可没孩子可依靠,一直为咋养老的事儿犯愁,托她帮忙打听。

任女士说的老邻居,就是J老太太和G老先生。

得知二老5月28日要去中华遗嘱库河南福寿园公益预约服务中心咨询办理遗嘱的事儿,上午9时许,记者专程赶去相见,在金水路与英协路交叉口楷林国际B座23楼一房间,记者刚进门,看到沙发上坐着一对老夫妇,手拿资料认真地看着。一问,正是他们。

当时,该服务中心内多位老人正依次办理,J老太太郁闷地说:“我八九岁就出来学戏了,不会写字,不会写就不能办遗嘱登记吗?”她牢骚着,陪坐旁边的G老先生默不作声。

这天一大早,两位老人从家坐车赶来,想办理遗嘱登记、安排名下共有的一套房产。工作人员得知老人不具有书写能力,遗憾地告诉他们,这样的话无法办理。

无奈之下,老两口坐电梯下楼。

公园里的倾诉:有房有退休金却不知该依靠谁

下楼走到路边,等来公交车,两位老人坐车准备去见他们的老邻居C老太太——正是这位C老太太托任女士找到记者,让帮忙打听“以房养老”的事,这,曾是三位老人共同关心的问题。

两位老人找到一个老家属院楼下,没见对方,打电话一问,得知C老太太正忙着收拾东西搬家,晚一会儿才回来。

“那咱先去公园聊聊吧。”随后,两位老人和记者来到紫荆山公园。找一处长椅坐下,旁边唱戏的人乐在其中,推车遛娃的人不时经过,个个神情怡然自得,相比之下,两位老人面露愁容。通过断断续续的追忆,他们向记者述说多年来的挫折——

据老人介绍,夫妻俩上班时都从事文艺工作,两人有医保,目前生活能自理,相依为命。

他们现在的家离公园近,每天起床后到早餐店吃完饭,就去公园,中午回家自己做饭吃,下午再去公园,晚上回家看完电视休息……日复一日,遇上家里门锁坏了,家电坏了,就打电话找人帮忙。

老人哀叹说,他们原本有一双儿女,可儿子“不争气”,儿子跟妻子离婚后,女方带孩子改嫁,儿子后来意外在街头离世。女儿则杳无音讯已有20多年……“我哭过,没少哭。”老太太说着,满眼忧伤,她已经接受了老来“无儿无女”的现实。

“我们俩把遗嘱写好了。”老太太从包里掏出两份有签字和红手印的遗嘱说,遗嘱上,两人约定一方去世后遗产均由另一方继承,遗嘱下方还有三位见证人签字,C老太太是其中之一,时间为2017年8月27日。

这份遗嘱,并不能让他们对今后如何养老心中有数。

据了解,此前他们曾指望依靠亲戚帮忙养老送终,还曾卖掉郑州市区的房子,到女方亲戚家所在的城市买房,后来闹了不愉快,又卖掉房子,到男方亲戚所在的县城买房,结果还是不欢而散,“他们张口就要钱,要东西。”老太太说,心里不踏实,觉得别人靠不住。

他们索性又卖了县城的房子,转回到郑州重新买了套老房子,70多平方米,双气,住着还不错。

转回郑州,他们心中的难题还在:该靠谁养老?

仨老人的午饭:请客的老朋友刚瞒着孩子卖了房

“走着说着吧。”上午11时许,J老太太接到C老太太电话,起身去找对方时说,“反正我们现在还能动,也还没想好。”

双方电话里约定,中午一起吃饭,还在前一天吃饭的那家餐馆。

路上,J老太太讲到了C老太太这几天的“壮举”——偷偷把自己名下仅剩的一套房子卖了,正在搬家,自己租房住。

不一会儿,三位老人见面,亲热地打招呼。个头瘦小的C老太太拎着一个蛇皮袋,热情地请大家到路对面一家装修讲究的餐馆。“我5点多就起来忙了,饿了,赶紧点菜……米酒,锅贴,豆乳,再要条鱼吧……”翻看菜单点餐的C老太太笑起来满脸皱纹,她说,平时她自己做饭吃,这两天搬家太累,没精力做。

刚点罢菜,C老太太电话响了,搬家公司的人要来帮她搬东西,老太太听了一脸蒙:“我说过最迟今天搬吗?我都忘光了,我太饿了,让我先吃点东西。”

记者好奇,原本也曾打算“以房养老”的C老太太为何要瞒着孩子卖房?

“我觉得他们都靠不住,还得靠自己。”老人苦笑着说,她有女儿和外孙,因为之前女儿曾卖掉过她一套房子,老人心里不踏实,于是又把自己名下另一套房子卖了,自己把几十万元拿手里,想怎么花自己做主……

“那你以后咋办?”记者问。老人说,不行就花钱住养老院,或者找个保姆。

暂无解的难题:房子能否成为他们稳妥养老的依靠

“我们也想过找个好保姆,只要能对俺俩好,我们走了可以把房子留给他。”J老太太说。

她也想过找一家合适的养老机构,能被妥善照顾,还帮他们看病,直到生命的尽头,等夫妻俩都走了就把房子给对方,“我们跑几个地方问了,都不行”。

针对老人的想法,记者试着咨询了郑州市老年公寓。相关负责人表示,之前确实没有过这种先例,“按照现有规定,老人入住时,我们必须和老人的子女签订协议,没子女的也要和相关单位或办事处签协议”。因为老人年纪大了,免不了身体不适,一旦需要救治,即使在医养结合的老年机构,也必须及时通知签协议的一方赶来,为老人看病治疗拿主意、付钱,养老机构不能擅自决定,免得出现麻烦。对方表示,会为百姓所急、所想,进一步探讨看是否有合适的解决办法。另据了解,2014年和2016年,“以房养老”模式已经分两批在部分城市开展试点,但试点效果不太理想,参与的老人不太多。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传统观念的影响,一个是房价上涨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