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罗天下 > 社会万象 > 正文社会万象

11条生命逝去 珠峰“大堵车”背后有哪些诱因?

发布时间:2019-05-29 09:3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浏览: 在线投稿

  在人类的最高峰,一场生命的考验正在进行。

  当地时间27日,又有一名登山者在拥挤不堪的珠峰上死亡,至此珠峰“大堵车”导致的死亡人数已上升至11人。

  那么为什么会发生本次“大堵车”?登山者集中死亡的原因背后有哪些问题疏漏?珠峰面临的严峻环境问题该如何解决?

  夏尔巴向导人数短缺

  5月15日,49岁的夏尔巴人卡米·里塔带领印度登山队登顶海拔8844米的珠峰。这是他第23次登顶世界最高峰,这一纪录也巩固了他“有史以来最成功的高海拔登山者之一”的地位。

  1994年5月14日,卡米作为高级向导,参加了人生第一次攀登珠峰的行动。世界上海拔超过8000米的山峰一共14座,自1994年以来,卡米曾34次登顶其中的5座,其中包括卓奥友峰(8次)、K2、马纳斯鲁峰和洛子峰。

  直到去年,卡米还与夏尔巴人阿帕和普巴·扎西分享着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纪录,7年来三人曾登顶珠峰21次。但从2017年开始,阿帕和普巴都选择了退出,当卡米在去年春天第22次登顶时,他成了这项纪录唯一的创造者。

  如今,卡米和妻子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生活在加德满都。他的生活相当富足,登山季结束时,卡米大概可以赚到一万美元(美联社称),要知道,这个国家的平均年收入仅有700美元。

  然而现如今,像卡米这样专业的夏尔巴向导越来越少,登山者涌入,夏尔巴向导资源匮乏的问题已成为潜在危险。

  按照近些年的常态,从大本营到峰顶,每位登山者都应配有一名夏尔巴向导。但由于人手短缺,“一对一”的服务供不应求,造成了大量突发事件得不到妥善处理。

  另一方面,运营商迫于压力,或许在天气不允许的情况下,依旧“送”客户登顶。一旦发生危险,登山者获救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这可能会成为珠峰诱惑下的一个转折点。

  限制登山者的人数,达到供需平衡成为可行的办法之一。为了防止人群失控和随之而来的风险,我国制定了可能是所有高海拔国家或拥有著名山峰的国家中最严格的规定。

  中国探险队登上8000米的海拔时需从西藏一侧登顶珠峰;且今年只发放300份登山许可证,这一决定得到了各界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我国推出新规,各国中产阶级登山者成群结队改道尼泊尔。高额的利润面前,必定有人铤而走险,谋取暴力。

  据法新社去年夏天的一篇报道指出,加德满都的当地导游公司、直升机服务公司,甚至一些医院之间合伙欺诈救援保险公司,向其索取不必要的赔偿。

11条生命逝去 珠峰“大堵车”背后有哪些诱因?

好天气,让他们争分夺秒

  登山者扎堆涌上峰顶,势必会发生危险。一些探险队选择了“错峰出行”,并在氧气供给的管理方面提出了改变:以每分钟6升的速度补充氧气,而不是传统的每分钟2或4升,这有助于提升登山者的行进速度。

  氧气可控,天气却不行。

  数据显示,今年的天气比往年更加恶劣。冬季乔戈里峰(K2)和南迦帕尔巴特峰风雪不断,征服珠峰和洛子峰变得更加困难。尼泊尔的降雪也远超往年,堪称1975年以来之最。

  另一边,降雨量也增加了24%,上一次这样的持续降雨还是在2013年。那一年,珠峰两侧的绳索修复工作被推迟到5月17日,往年4月底之前,这项工作就已经完成了。

  这就是为什么登山者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3天最佳天气窗口,集中冲顶。

  5月21日、22日和23日,当珠峰迎来最佳天气窗口时,数百名获得许可的登山者和夏尔巴人计划冲顶。然而这股热潮却在通往希拉里台阶和峰顶的途中制造了大麻烦,正如登山者尼尔马尔·普贾那张在网上疯传的照片所示。

  “拥堵”虽然不是登山者在珠峰上丧命的唯一原因,但却大大减缓了登山者的步伐,从而加重他们的疲劳感和耗氧量。一些遇难的登山者耗费了10到12个小时达到山顶,又要再用4到6小时返回南坳。

  换句话说,在这个世界上最不宜居的地方,他们每天要耗上14至18个小时,在这么长的时间携带足够的氧气显然很难,因此夏尔巴人不得不降低氧气的使用量或放弃自身的氧气供应。

  “不甘心”会害死你

  今年5月22日,美国人唐·卡什在即将下山的希拉里台阶上失去知觉,随后死亡。

  据《纽约时报》消息,其家人认为卡什死于心脏病。卡什是当天登上世界之巅的约200人的其中一位,他在下山的路上遇到了交通堵塞。

  “当卡什和他的夏尔巴人向导到达希拉里台阶时,他们被迫等了至少两个小时。”

  “我在清晨5:30登顶珠峰,却在大约320人的‘簇拥’下于下午3:45才抵达洛子峰”,普贾说,他目前正尝试在单一登山季内征服喜马拉雅山全部14座8000米高的山峰。如果成功,他将打破目前由韩国人金昌镐保持了7年11个月14天的纪录。

  普贾的照片恐怕也是2012年德国登山家拉尔夫·杜莫维茨拍摄的洛子峰“大排长队”之后,当代珠峰最具标志性的照片了。社交媒体上很多人惊叹:“不敢相信这张照片,它竟然是真的!”

  然而这并非是珠峰第一次出现扎堆的情况,当地时间4月19日,一张登山者在昆布冰川下排队的照片同样令人震惊。

  一些登山者认为,自己已然接近顶峰,如果不趁最佳天气窗口期“拼一把”很可能错失良机,一次放弃,或许再无机会,往往这种“不甘心”会害了他们。而继天气恶劣、供氧不足、地震雪崩之后,“拥堵”很可能成为珠峰第四大致死原因。

  截至目前,2019年珠峰死亡人数上升至11人……

  这11起死亡事件使得2019年珠峰死亡人数直逼2006年。而珠峰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在2005年,当时一场致命的7.8级地震引发雪崩,造成大本营21人丧生。

  遗体、粪便、垃圾

  目前在珠峰,还有两大更棘手的问题需要解决。首先是如何妥善安置遗体。

  自1924年以来,共有295人在珠峰遇难,至少有200具遗体遍布登山的各条线路。有一些被埋在很深的冰川缝隙中,而另一些被埋在遇难地点。

  移除遗体是一项高要求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已融入山体的冰层。这项工作也引起过争议,因为它触碰到了不同的传统和信仰之间的矛盾。

  但在大多数登山者看来,他们更倾向把自己的遗体留在山里,避开大众的视线。然而有时候,家人却想要找到遗体,好好告别。

  一家尼泊尔旅游公司在2010年曾试图从珠峰的南面将遇难登山者的遗体移除,因遇难者家属介入,此举遭到叫停。

  除了安置遗体,移除珠峰上的垃圾和装备也是一大难题。

  早期,没有人想到每一个登山季都会赶来大批登山者,他们把帐篷、氧气瓶和其他垃圾留在山里。这一现象在1990年代有所改观,当探险顾问在珠峰开拓商业旅游时,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垃圾清洁问题。

  但在珠峰另一边,那些能够到达8000米的登山者们将会发现一个垃圾场,人类的粪便在这个海拔无法分解,它们或是被风吹走或是被粘在岩石上。

  尼泊尔政府部门已经订立了一个目标:直到这个登山季结束,需要移除珠峰以及周边地区11000磅重的垃圾。这是公众和私人团体一起努力的结果,这一举措也收到了可口可乐公司和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资金支持。

  我国也在西藏地区采取了类似的措施,设立了服务站点进行垃圾的分类和回收,进行垃圾的分解,并且要求登山队在结束登山活动后带走产生的垃圾以达到切断垃圾源头的目的。

  世界衷心希望,这些举措能够引起大众的注意,让珠峰山体回归清洁。